人人都有副业年代,第二碗饭真那么好端?江苏新能源车

人人都有副业年代,第二碗饭真那么好端?江苏新能源车

人人都有副业年代,第二碗饭真那么好端?江苏新能源车

璩振备发表于 网赚短网址_玩什么游戏赚钱_红包网赚_网赚刷机
知乎上关于副业的话题时常都会出现在首页推荐中,副业百度贴吧里有无数招人或求推荐副业的帖子,各大新闻网站上总有人在探讨年轻人搞副业,到底是不是刚需? “每天工作两小时,副业6小时,我是如何做到月入5万的?”、“成功的人生,可以从做自己的副业开始”、“上班只是为了生存,副业才是发家致富的途径”……这类的文章数不胜数,标题抓人眼球,更直接撩动读者的内心。 可关于副业,有多少人了解过这其中的难和坑?宣传着主业每天需要8小时,一个月挣3、5000,但副业仅需两小时,却能月入上万,恐怕是一则天大的谎话。做副业的过程中遇到重重挑战,或即将将副业成功转为主业,或因分心而导致主业副业皆失的人,向锌刻度揭示了副业发财神话背后的真实故事。 第一次走进张陵创业公司办公室时,他正在LOFT上层的阁楼中跟员工们开会。看到锌刻度记者,他略带歉意地双手合拢,示意稍事等候,会议很快结束。10分钟后,楼上响起一阵欢呼、尖叫、掌声…… 在阁楼之下,是十台电脑并列摆放而又紧凑的办公区,也是张陵创业武汉盔梦开始的地方。 有些人也许生来就有不安分的基因。 张陵毕业于西南地区一所重点大学,学习的是金融专业,但2007年毕业,去到了一家跟专业完全不对口的企业。由于好学上进,也把握住了升职的机遇,4年之间,就成了公司所有核心部门中最年轻的老大。 一边在公司独挡一面,张陵一边还在探索着人生的职业生涯中是否还有新的可能。 “我第一个想创业的项目是跟3D有关。”张陵告诉锌刻度,《阿凡达》是他看了几十遍的电影,2010年,在电影院上映的时候就反复刷。后来,出了蓝光高清播放机,张陵又购置了设备和《阿凡达》的蓝光碟片,一有时间就会在家里反复温习。 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,张陵把自己的创业项目——3D试衣APP,拿出来跟大家分享,其中一个朋友马上向他提了三个问题“第一、APP投入的成本和技术你怎么解决?第二、试衣需要庞大且实时更新的货品数据库,谁来拍照、谁来上图,工作量巨大,你怎么解决?第三、你防止被复制、抄袭的核心技术在哪里?”张陵一句话也没答得上来。 “被朋友这么泼冷水,其实心里很难受。”那一夜,张陵窝在家里沙发上,抱着笔记本电脑反复查资料,直到天边透出鱼肚白,也没有找出能够将朋友的问题回复得无懈可击的答案。但张陵却想明白了:创业不是徒有一腔热情,还需要沉淀。 2013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崛起,O2O模式迎来了高速发展。张陵一度沉寂的创业梦,又重新被点燃。 张陵把目光投向了移动电子商务,他工作之余,翻阅资料,做市场调研,并像模像样地做出了一份商业计划书。可再次将创业项目展示在朋友面前时,大家虽然觉得项目潜力很大,但没有强大的技术团队和持续大量资金跟进很可能会夭折。 “为什么不在你熟悉的领域来进行创业?”朋友一句话点醒了张陵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各行各业都处处是机会。在领悟到这一点之前,张陵像在迷宫里乱闯的少年,以为只有一个出口。 2017年,张陵的身份,除了年轻高管还多了一个身份——创业公司CEO,涉足的领域与大学专业对口。张陵负责公司发展方向和重大战略决策,另一个合伙人负责日常管理。 创业初期,张陵每天下班之后就会来到自己的公司,跟合伙人一起开会讨论公司经营状况,解决遇到的大小问题。而每到周末,张陵几乎都在各地奔波。 “从公司选址到注册,再到搭建团队,开张运营、拉业务、找投资……”张陵说,除期待美梦成真以外,养活团队、维持公司稳定发展才是创业的现实写照。 “在主业和副业中你怎么找平衡?”锌刻度问道。 “主业是我的根基,副业是我的X。”在张陵看来,主业是他家养糊口,立足社会的保障,而副业对他来说是关于自身潜能和可能性的探索。“在国外,从事双职业的大有人在,只要能力足够甚至三四份工作也不是没可能。”因此,张陵并不认可副业就是不务正业的职场偏见,而他也在用行动证明着自己的观点。 今年11月,张陵所在城市脱离了秋高气爽,降雨降温让冬季征兆越发明显。在这个即将迈入寒冬的交替季节,公司创立两周年纪念日当天,张陵向员工们宣布:拿到了第一笔500万元的融资。 雀跃之后,大家分享着庆祝蛋糕,也分享着与公司共同成长的那些阵痛与收获。而张陵,却靠在窗边,在手机备忘录写着:1、给办公室添置一台双开门冰箱;2、给健身区域添置一台椭圆机;3、11月10日,10:12飞上海,会议…… 这就是张陵的副业故事。至少现在看来,几度失败之后,他已经找到了实现自己理想的方向。只不过,能否最终成功,他也没法判断——如同他办公室百米的地铁站一样,驶向未来的列车,需要一站一站地停靠。 早上7点,冯一岚(化名)起床把做好的馒头、豆浆热好,走到床边叫醒儿子。早饭结束,把儿子送进学校后,冯一岚的一天才正式开始。 三年前,冯一岚每个早晨都是在鸡飞狗跳中度过的。总是一边忙着用微信回信息,一边做早饭。那时的她,还在一家都市报社当主编,睁眼开始就被家务和工作搅得头脑混沌。不过,主编、妻子与母亲这三个角色,她都完成得非常出色。 儿子转眼就快上四年级,冯一岚开始在家庭和工作中摇摆。因为丈夫工作原因,照顾孩子生活起居和学习的事都落在了冯一岚肩上,而从四年级开始,由于关系到小升初,所以孩子学习压力会变大。 望子成龙的她,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时间来陪伴孩子,辅导孩子。眼下这份需要经常加班、需要频繁出差的工作,显然与实际情况不符。 于是,她决定开发一项副业,收入多少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时间能够自由筱崎爱观看支配。经过一番对项目的考察,冯一岚选择了一款养生产品做微商。 选择的原因有几个,一是她认为养生、保健类的产品相对而言市场较大;二是多年社会新闻记者的从业经验,让她积累下了不少人脉资源,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私域流量池;三是因为她选择的这款产品在一众微商产品中,各项资质较齐全,属于有保障的产品。 花8888元成为代理之后,冯一岚思考了很久,第一条文案该如何写,该什么时候发。编辑好所有文案和图片之后,冯一岚还是有所疑虑,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,会不会是对朋友圈人脉的一种消耗。思索再三,她还是按下了发送键,心里想着“买卖顺其自然,不强求。” 不知道是人缘好,还是选对了产品,当天晚上来找冯一岚咨询下单的人数多得数不过来,一直到夜里2点,冯一岚都还在回复微信。后来,通过朋友圈的裂变,冯一岚的微信好友很快达到了上线,她投入的成本也在一个半月的时候回了本。带着微商这个第二职业,冯一岚继续在忙乱中度过了一年。 期间不是没有遇到过难题。一些同事开始在背后议论她“正事不做”,有朋友觉得她的朋友圈广告太多,把她屏蔽了,甚至老公也让她别做了,直接回家当全职太太就行。 可冯一岚不甘心,她下定决心提交了辞职报告,安心做起了微商。 现在,每天照顾完儿子之后,冯一岚便会开始规划今天要发几条朋友圈,广告有几条,生活有几条。“如果广告发太多,很多微信好友就会屏蔽我或者直接拉黑我,把握这个度很重要。”冯一岚对锌刻度说。 根据她的说法,自己就这样一边做着微商,一边照顾儿子,生意越来越好,儿子也顺利考上了重点初中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因为之前做过电视台主持人和报社主编,所以冯一岚的口才与文笔非常不错,后来常常被公司邀请回总部去主持晚会,俨然成了红人。 不过,眼看微信好友人数接近上限,冯一岚又萌生了新的想法。她开始思考如何把这块私域流量池细分,归纳成不同类型的流量。于是她决定开一家实体工作室,经常在这里举办读书会、分享会等。很快,这群受众促成了冯一岚“副业的副业”。 她说,对于现在的她而言,朋友圈发广告、文案已没有太大必要,每个月订单基本已经稳定下来。她现在的重心,放在了成人普通话培训上,曾经的不少微信好友一传十十传百,让她有了丰富的生源。 不过她也清楚,曾经的副业变成了主业,最关键的还是得益于,自己原本就十分扎实的文字功力和口才基础,以及十分的热情与坚持。“微商或者培训师也许都不会是最后选择,只有不断提升自己,才能在机会到来时抓住。”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——毕竟,做微商的千千万万,能真正"喜提"玛莎拉蒂的,又有能几个? 谈起如今似乎人人都有的副业,吕沁(化名)看起来有话说。 “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选品、人脉、毅力缺一不可。”吕沁对锌刻度说。 因为在一个稳定单位里做着一份简单的文职工作,吕沁一直想利久创新能源用较多空闲时间做点副业。看着朋友圈里一个同学每天发着成交额好几千、订单多到手软的截图,吕沁估摸着这或许是个简单上手快的副业。 她告诉锌刻度,这个同学和她同年毕业,不过从大四的时候就开始做起了微商,销售的产品是手工自制牛肉干。一开始,是同学、家人、朋友捧场,但后来吕沁发现她的生意越来越好,“轻松月入上万”、“动动手,无需发货,转发朋友圈即可赚钱”等招收代理的广告语深深地吸引了吕沁。 于是,缴纳188元代理费,吕沁成为了一名代理。后面的操作就很简单了,除了第一条朋友圈内容是自己编写的,其他的内容都是一键转发上家的文案。前三天,吕沁陆续收到了一些来自朋友、亲戚的订单,但一单之后,就没了音信,返单率为0。 吕沁试着问了一些朋友,为什么没有了再次购入的想法,有人坦诚地告诉她:“其实这种牛肉干买超市里的大品牌就好了,手工自制的反而在食品安全方面没有保障,并且价格还更高,如果不是捧场的话,一般都是不会购买的。” 没有了销量,吕沁做着做着就觉得没意思了。便越发机械地转发着上家的朋友圈内容,自己的生活内容几乎不再发了,有人开始屏蔽她,拉黑她。“我用软件清除屏蔽我的人,竟然有将近500个,我微信好友总共才不到1500。”吕沁觉得有些伤心,但也开始反思自己这个副业是不是又损害了自己的人缘,又赚不到钱。 不到2个月,吕沁停止了转发朋友圈,并且把朋友圈调整成了“仅三天可见”。后来,她甚至半年都没发过一条朋友圈,就希望大家能够逐渐淡忘她曾经在朋友圈卖过产品。 但有了这次经历之后,吕沁自己总结过副业失败的原因。最重要的一点,其掉普新能源实是选品,的确如朋友所说,吕沁不应该武汉鑫特选择这类手工自制食品,在自己无法确保食品安全的情况下销售,其实是要负很大责任的。并且,如果不是非常信得过的人,的确下单率较低。 另外,吕沁还提到,“其实我已经是很多级代理了,即便产品本身成本不高,但层层代理都需要挣钱,一人加个5块8块的,总价一下子就上去了。”因此,才会出现技师品牌名气和各项保障都不如大品牌的情况下,售价却更高,这也无疑丧失了很武汉大学编导大优势。 除了这些以外,吕沁认为自己本身试图毫不费力就靠副业挣钱,完全通过一键转发内容的方式是行不通的。“转发来的文案不仅看起来很假,而且对于不同的群体,吸引力并不大。”吕沁分析道。 接下来,吕沁打算还是把本职工作做好,她认为做副业应该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,有时生硬地去做反而收不到好效果。 是三个普通的名字,也是三个群体在职场道路中的现实写照。 对副业的探讨,不管是创业还是所谓做微商,表面看有励志故事也有反面教材,从深层次看有值得考虑的社会问题,也有对观念意识的思考。 谁都想站在聚光灯下光鲜亮丽,但却殊不知道路的选择失误和对自身能力的判断出错,都没有办法在人生道路上得到那个最优解。
发表于
;